同时,*ST德豪因股东内斗升级已纠纷环绕。今年5月,三家机构股东联手提议罢免包括王冬雷在内的6名公司董事,理由为信息披露违规、擅自改变募集资金用途、董事会和监事会超期服役以及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管理混乱等。5月16日,*ST德豪公告,陕国投提请董事会在股东大会上增加临时提案,要求对公司2018年年报进行重新审计。*ST德豪再因自家董事申请对上市公司年报进行重审,被市场称为“神操作”。

财联社(合肥,记者 查道坤
刘梦然)讯,2019年临近年末,留给ST公司保壳的时间不多了。11月17日晚间,*ST德豪(002005.SZ)发布公告称补充计提2018年度资产减值准备29.11亿元,将使公司2018年度更新后的利润总额较更新前减少29.11亿元。更新后,公司2018年净利亏损39.67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此番计提减值进一步拉大公司去年亏损,不过却是有望实现脱星摘帽的重要一招:一方面,公司2018年审计报告中保留意见所涉及资产减值等保留事项影响将同时消除;另一方面,由于财报计提追溯到2018年年报,更新后的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由4.4亿元大幅缩窄为1.8亿元,今年公司保壳的压力无疑将大减。追溯计提29亿元*ST德豪主营业务为小家电及LED双主营业务。受产能过剩及行业竞争影响,公司LED业务2018年度实现营业收入178,991.91万元,同比下降8.49%,毛利率13.36%,同比下降4.57%。事实上,关于LED芯片减值的矛盾在2018年年报中就被发现。据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公司LED芯片业务2018年下半年毛利率为负数,产能利用率下降,LED芯片业务相关的固定资产已出现了减值迹象。不过,当时公司管理层给出的说法是,相关设备仍在正常使用,保养情况良好,产能利用率下降主要是受到公司市场开拓能力不足及行业竞争激烈等影响,该情形为暂时性,仍需进一步观察市场环境是否持续不利变化。到今年上半年,LED芯片市场环境持续不景气,行业产能扩张带来的产能过剩状况也未得到有效缓解,再加上行业库存积压,导致LED芯片价格持续下跌,公司的LED芯片业务毛利持续为负。多重行业压力下,公司于今年7月份开始推进关闭LED芯片工厂的计划,并于此后进行减值测试。截至2019年9月末,公司已经完成了LED芯片工厂生产人员的遣散、设备封存,工厂已经停止生产运作。经机构评估,LED芯片资产应计提资产减值准备29.11亿元,对应调减2018年合并报表利润总额。据历年统计数据显示,2016-2018年度*ST德豪LED芯片及应用产品营收占公司营收的比重分别达到52.75%、46.54%和43.18%,系公司两大主营业务之一。对此,有分析认为关停LED芯片业务对于公司来说有利于止损,但如何为公司业绩寻找到新的支撑点,将考验*ST德豪管理层的智慧。今年亏损大幅缩窄值得注意的是,在找到新的业绩支撑点之前,如何保壳成了公司首要任务。由于公司在2017年和2018年连续两年亏损,公司股票于今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不过,对于2018年究竟亏损多少,公司却多次没能拿出定数。事实上,2018年财务数据已经不是第一次变更。今年4月28日公司发布2018年度财报,据当次披露的显示,公司去年实现归母净利润为亏损5.81亿元。不过,该年报很快收到深交所问询函,受今年4月蚌埠高新区财政局停止拨付1亿元产业扶持资金影响,有关坏账准备的计提涉及追溯调整2018年度财务数据,公司于今年8月29日对数据进行调整,调整后公司归母净利润由亏损5.81亿元变更为亏损6.68亿元。因此,本次披露实为公司第三份2018年报。据最新的财务数据显示公司去年亏损金额为39.67亿元。而与此同时,*ST德豪今年一季报、半年报和三季报也分别作出相应更正。受上述影响,截止今年9月末公司存货金额、研发费用以及财务费用等均发生相应变化,最新的财报显示公司三季度存货金额为4.38亿元,研发费用为1.25亿元,财务费用为5836万元。今年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1.38亿元调整为-7190万元。此外,在一季报和半年报同步更正影响下,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净利润为-1.80亿元,较此前一份三季报显示净利润-4.4亿元大幅缩减2.6亿元。有证券分析人士向财联社记者分析称,资产减值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公司资产质量的实际状况,但规避管制或迎合市场仍然可能是主要的经济动机之一。此外,频繁更改财务数据更涉及利润操纵,即通常意义上的“财务洗澡”。消除三项保留意见事实上,*ST德豪目前陷入保壳之战,除了净利润扭亏外,年度审计报告被出具保留意见消除也是其重要任务。出具保留意见的基础因素最初有三项,分别是“未决诉讼事项”、“涉及政府补助的应收款项的坏账准备计提”以及“LED芯片业务相关固定资产减值准备计提”。公司首先消除的是应收蚌埠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财政局政府补助款1亿元事项意见。公司管理层依据立信会计师访谈取得的访谈记录并进行账务处理后,将上述金额全额计提坏账准备计入2018年度当期损益并追溯调整2018年度财务报表。今年8月28日,该项保留意见影响消除。在未决诉讼事项上,公司处理方法与政府应收款项坏账准备处理方法相同,全额计提应向原告Lumileds支付赔偿金。事实上,公司此前对该起诉讼的描述尚为“恶意诉讼”,并在多次公告中称已在国内提起多项反诉,同时同步推进和解进程。而公司此次“放弃反抗”的直接原因可能就在于尽早消除此项事件造成的保留意见,以及由此可能对当期业绩造成的不确定性。据今年5月10日披露公告显示,根据美国法院作出的判决,被告德豪润达、王冬雷和陈刚毅应承担连带责任,应向原告Lumileds支付6600万美元的赔偿金。值得注意的是,在确认上述负债的时间上,公司管理层人员再次展现其在财务方面的“智慧”。尽管最新判决于今年作出,不过公司表示在根据本案咨询律师的意见下,认为从法律事实上已认定公司在2018年末即已处于很可能败诉的状况。综上考虑,公司认为应当在2018年度确认该项预计负债,本项诉讼事项应作为一项前期会计差错处理,追溯调整2018年度财务报表。更新财报后,该项保留意见影响也已消除。业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上述两项保留意见成功消除,加上对LED芯片非流动资产计提减值准备事项作为一项前期会计差错处理,公司2018年度审计报告中保留意见所涉及事项影响均已消除,保壳之战唯一决胜的因素只剩下净利润指标。保壳提前宣告成功?此次公告发出后,公司当天午间收于每股1.44元,较前一个交易日上涨3.60%。值得注意的是,作为雷士照明(02222.HK)参股公司,*ST德豪目前尚持有其8.7亿股,占总股本比例为20.59%,为其单一大股东。根据雷士照明此前公告显示,特别股息已经被确定为0.9港元,预计将于2019年12月18日派付于2019年11月25日名列公司的股东名册的股东。以此计算,公司将收到雷士照明近7亿元派息,对公司净利润扭亏或将起到决定作用。此外,其出售雷士照明中国业务大部分权益(目标公司70%股权)的非常重大出售事项已经获得港交所批准,后续事项正在推进中。该资产交割时,公司将收取现金代价与股份代价总共55.59亿元人民币,当中现金代价46.11亿元。上述分析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尽管公司此次一番操作后今年大概率实现保壳成功,不过从公司营收数据来看,从2012年至今公司已连续7年扣非净利润亏损,经营状况并不乐观。尽管此次在双业务承压下的“断臂求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公司退市压力,不过公司能否在此次危机后重新进入正常轨道,从目前的来看依然具有较大挑战。对于关停LED芯片工厂可能产生的影响以及后续经营计划等,财联社记者拨打*ST德豪董秘办电话,不过未取得联系。此外,该业内人士同时提醒称,公司目前估计仅为1.4元左右,相比2015年高位时期股价跌幅超过了9成以上。如果公司在基本面上没有得到实质性改善,公司股价如果进一步下跌可能触发面值退市的风险。

原标题:突增33亿元巨额亏损,*ST德豪提前离奇上涨,深交所关注:泄露“保壳”信息?

此外,关注函指出,*ST德豪股票11月11日、11月12日、11月13日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12%,达到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情况,要求公司说明会计差错更正事项的保密情况、相关信息是否提前泄露。

股价方面,*ST德豪的股价近年来持续处于下跌趋势,相较其2015年时期的股价高位18.32元/股,*ST德豪股价跌幅超9成。

值得注意的是,回溯*ST德豪4月29日发布的2018年年报可以发现,彼时的*ST德豪管理层还未对公司的LED芯片业务做出关停决定。

更正前的*ST德豪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管理层聘请专业评估机构对公司LED芯片业务相关的无形资产-专有技术、不能正常使用的固定资产进行了评估,并依据评估情况计提了相应的减值准备,公司LED芯片业务2018年下半年毛利率为负数,产能利用率下降,LED芯片业务相关的固定资产已出现了减值迹象;但彼时德豪润达公司管理层认为相关设备仍在正常使用,保养情况良好,产能利用率下降主要是受到公司市场开拓能力不足及行业竞争激烈等影响,该情形为暂时性的。

11月17日晚间,*ST德豪曾一口气披露二十条公告,对公司2018年年报、2019年一季报、2019年半年报、2019年三季报等多份财报数据进行修改。

*ST德豪在上述公告中表示,截至今年9月末,公司LED芯片工厂已停止生产运作,公司需补充计提2018年度资产减值准备29.11亿元,将使公司2018年度更新后的利润总额较更新前减少29.11亿元。另外,因与Lumileds诉讼事项,公司需补充计提2018年度预计负债6600万美元,将使2018年度更新后的净利润较更新前减少4.53亿元。更新后,公司2018年净利润由-5.81亿元变更为-39.67亿元。

相关文章